种族主义五种言论:这些事实教你如何反驳

poster of two people on

关于不同种族,一直有着各种各样的刻板印象和迷思,但这不代表它们是真的。很多时候,它甚至不是从种族主义者的嘴里说出来。

即使是很多心怀好意的人们,也会常常受到经历和文化背景的影响,产生一些没有人类基因学依据的成见。比如:假定东亚学生天生就是数学比较好,黑人就是天生节奏感强,或者犹太人就是很会赚钱。我们都会认识一些有类似这样想法的人。

基因学家兼BBC主持人亚当·卢瑟福德博士(Dr Adam Rutherford)说:“在现今,种族主义在公众场合公开表露的程度比我记忆中的任何时代都更强,而用事实去驳斥它,是我们的责任。”

于是,他给了我们一些科学的工具,来区别事实与迷思。

这里,是用科学与事实驳斥五个常见种族主义迷思的方法:

迷思之一:白人和黑人的DNA是完全不同的

A multi-ethnic group of young school children are indoors in their classroom, playing instruments.

人类皮肤上主要的“颜料”是黑色素,它是用来在阳光照射下保护我们的。

它吸收太阳的紫外线,不让其破坏叶酸——这是人体主要的维他命元素之一。

在生物化学的路径上,有很多基因参与制造黑色素。这些基因当中天然的变异是人类皮肤颜色深度不同的根源。

所以,人类当中最大的基因差别存在于白人与黑人之间吗?并不是。

首先,人类几乎所有的DNA都是一样的——这一点和人类的非洲近代始祖并不相同。

第二,非洲大陆上的基因多样性,比世界其他地方加起来还要丰富。

两个来自非洲南部不同部落的人,在基因上的差别要比一个斯里兰卡人、毛利人和俄罗斯人之间的差别更大。

我们或许会将人分成白种、黑种或者棕色人种,但是这种视觉上看得见的不同并不能准确地反映我们不同人之间基因上的差别——其实我们更多的是相似。

迷思之二:纯种人

Concept image: All hands together, racial equality in team

我们认为某些区域、陆地或者人是与外界隔绝的——实体上或文化上——而这些边界不可逾越。

不过,无论是历史还是基因,反映出来的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没有一个民族是静止不动的。

“人类在整个历史当中都在到处迁移,并且随时随地地发生性行为,”卢瑟福德博士说。

有些时候,这是短时间内发生的重大迁徙。

更多的时候,人们会有好几代人大体上是安定在一处的——而这可能会令人感觉是地理上和文化上的一种落地生根。

“然而,每一个纳粹党人都有犹太祖先,”卢瑟福德博士说,“每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都有一些中东人祖先。每一个种族主义者都有非洲、印度、东亚的祖先,任何人都一样。”

“种族纯化是一个纯粹的幻想。对于人类来说,没有血统纯正的种族。只有多种血统混合而成的杂种。”

迷思之三:“德国就是德国人的”,“土耳其就是土耳其人的”

Group of three happy multiethnic friends looking at camera.

一些人对于进入他们国家的移民和避难者感到焦虑,这是近年全世界很多地方都在经历的现象。

最近的事例之一,就是2月19日发生在德国哈瑙市的疯狂枪击。事件从一家水烟吧开始,背后的动机是意图驱逐或者杀害移民的极右翼种族信条。

持极右立场的人长久以来都借名称来表达愤怒:“德国是德国人的”、“法国是法国人的”、“土耳其是土耳其人的”,还有“意大利是意大利人的”,这些都是极右组织使用过的反移民口号。

“滚回你来的地方”是一句全世界公认的攻击性语句。

L'Italia Agli Italiani / Facebook

说实话,像德国、法国、土耳其和意大利这样的国家,整个历史中都有移民存在。事实上,几乎任何地方都一样。

比如不列颠群岛,从大约7500年前从欧洲大陆上分离出来开始,就一直是移民的家园。

在1066年法兰西人成为那一片土地的主人之前,那里就曾经被维京人、盎格鲁人、撒克逊人、匈人以及其他几十种更小的部落和族群入侵过。

甚至在那之前,罗马人统治过那里……而他们也是来自一个幅员辽阔的跨洲帝国,版图一直延伸到非洲撒哈拉以南和中东。

Meat porters march on the UK Home Office in 1972, bearing a "Britain for the British" banner and petition which calls for an end to all immigration into Britain
Image caption“英国是英国人的”曾是反移民示威的口号。

再早一点,大约4500年前,英国的土地上主要是农民。他们从欧洲穿过尼德兰和东盎格利亚之间的那片土地移民而来。

在DNA证据上,我们认为他们可能是橄榄色皮肤,深色头发和棕色眼睛。

而在他们之前,又曾经有过狩猎采集者在这里生活。他们的皮肤甚至更深色一些。

于是,当政党甚至种族主义者说:“法国人的法国”或者“意大利人的意大利”,还说什么“原住民”的时候……他们到底指的是谁?

迷思之四:祖先DNA测试证明100%的白人

Small group of young friends are hanging out in a public park.

家谱和血统总是令我们着迷——而种族主义者更是如此。

像“风暴前线”(Stormfront)这样的网站,最常见的访客往往就是白人民族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带头否认集中营历史的反犹太组织成员,他们对于人口的基因构成无比着迷。

他们会用主流的遗传系谱学,比如像祖先DNA测试等,来“证明”他们是100%的白人或者非犹太人。

然而,这种逻辑是有漏洞的。

Beautifully rendered depiction of the human DNA
Image caption你不会拥有所有祖先的基因。

DNA能够告诉你关于家族历史一些有趣的事——而且它对于找寻失散的兄弟姐妹或者亲生父母等近亲家庭成员来说是非常有用的,但是除此之外,它的作用受到基础生物学的很大限制。

随着时间推移,后代会一点点地将自己祖先的DNA流散出去,然后经过世世代代,流失的部分就会积小成多。

七代人以前的祖先,只有一半人的DNA是保留在你现在保有的DNA当中。所以有可能,你在基因上与近至18世纪的真实的祖先是没有关联的。

“你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多元血统人类的后代,有些人你觉得自己认识,更多的人是你完全不了解的,”卢瑟福德博士说,“而你会与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基因关联。”

迷思之五:黑人比白人更擅长奔跑

上一次有白人男性出现在奥运会100米短跑决赛当中,是1980年。

在那之后,黑人选手就统治了现代短跑项目。这更加加深了一个广泛抱持的观念,认为非洲裔的人类由于他们的基因构成,在这个项目上更有优势。

“或许,人们可以用基因作依据,对种族和体育竞技成绩作出概率性的预测,”卢瑟福德博士说,“但是这种预测顶多只是一种弱联系。”

事实上,竞技体育成绩中的基因因素是极其复杂的。

Children taking part in a race on a running track

卢瑟福德说,生理结构中有无尽的因素,包括心脏的大小,你吸收分解氧气的效率,还有肌肉恢复能力等等。

而这些是人们相对了解得较多的受到基因影响的现象。但是,还有其他的生理特征是人们还不那么了解的(比如柔韧性和协调性)。

在此之上,还有心理学上的维度:比如决心、集中力,和冒险倾向等等。

我们知道,那些擅长爆发力运动项目的人,往往有更高比例的快缩肌(fast-twitch)细胞,它们对能量的分解更快。

African-American sprinter crossing the finish line and breaking the tape

影响这部分的基因叫做ACTN3。

研究显示,在力量项目上的顶尖运动员更大机会是有R型的ACTN3细胞。这一研究表示,这种基因在非裔美国人身人出现的比例(96%)高于美国白人(80%)。

这在讲求爆发力的运动项目中,在整个人口结构上给了非裔美国人微弱的优势——但是它完全不能够解释,非裔美国人短跑选手和白人选手之间在数量上的差距。

如果只是算这一项基因,你大概应该会看到,每六个顶尖黑人跑手就会对应有五个白人选手。

卢瑟福德说,这是一个简单化的分析,但仍然是一个好例子,来说明在体育当中,基因与种族刻板印象并不一致。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本文改编自亚当·卢瑟福德博士(Dr Adam Rutherford)主持的BBC电台节目如何驳斥种族主义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